您当前的位置 : 平阳网  ->  频道中心  ->  文化文学 -> 列表

仙口港的历史变迁

2021年06月08日 10:18:00 来源:平阳县传媒中心

  陈宗福 编辑 王秀华

  2000多年前,飞云江南岸万全平原还是一片汪洋大海。而从现腾讯体育到西湾的横屿山脉神山脚下,有一个叶岙港湾。叶岙三面环山,出口背向东海,面积广大,风平浪静,且周边山麓地势平缓,土地肥沃,淡水资源丰富,历史上即是一个优良的天然海港。

  

  神山和仙岩

  “仙岩打船到神山,十只洋船九只垮。”这是小时候,村里老人偶而唠起的民谣。说的是过去瑞安仙岩开船到仙口神山,因为船只侧面顶着波浪行驶,所以在行驶过程中,东边船沿要高些,西边船沿则要低些,形成一边高一边低(垮)的样子。此民谣在仙口代代相传,不知传了多少年多少代。最近,瑞安市民政局出品、地名服务中心策划的首部地名MV(音乐短视频)《仙岩头》发布,使我对仙口民谣形成的历史脉络有了清晰的认识。该MV称:“仙岩头原为西岘山巨岩伸至飞云江中形成的天然码头。它是飞云江畔著名的古商埠、瑞安古城的商业中心和重要的交通枢纽。魏晋时期,仙岩头码头沿岸的商铺先后兴盛起来,形成街市,取名仙岩头街”。神仙、山岩,神山和仙岩,工整对仗的一对地名。我们的先辈在取名时就把它们联系在一起,或者说两地本来就有紧密的联系,才取了相对的两个地名。

  

  东吴三大造船基地之一

  汉末,孙策占据江东,于建安五年(200)遇刺身亡。孙策去世前,委托张昭嘱咐继位的孙权:“中国方乱,夫以吴越之众,三江之固,足以观成败。”这是基于对时局分析而作出的东吴立国之策,即立足江南,坐观蜀魏争斗,伺机自固发展。在此立国方针指导下,孙吴对包括东瓯在内的江南采取“积极开发”政策。吴大帝赤乌二年(239),东吴在南横屿山脉神山脚下叶岙设横屿船屯,委派典船校尉监督罪犯造船。

  时地域隶属安固(瑞安)县。据史料记载,横屿船屯是东吴的三大造船基地之一(另有福建的温麻船屯、广州的番禺船屯)。设船屯之前,神山港就是东吴的重要军事基地与民间造船场所。东吴曾派大将卫温、诸葛直在此操练水师,并率甲士万人开发洟州(今台湾)。相传横屿船屯在东吴时期的40年间,所造船只近万。今万全地名由万船谐音而来。所造大小船只主要是军舰,其次为商船。船种除继承汉代楼船、朦艨、斗舰、赤马、先登、斥侯外,还建造了走舸、舫船、油船、舟鹿等。最大的战舰可载3000士兵,有上下5层。商船“大者长二十余丈,高去水三二丈,望之如阁道,载六七百人,物出万斛。”

  三国赤壁之战,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它的“以少胜多”。其实,此战发生在长江流域,做工精良的东吴战船戏份不少。其中有船名“飞云号”,它作为东吴之主孙权的“个人座驾”,更是一个神奇存在。“飞云号”为五层楼船,可乘3000名士兵,扬起的风帆能伸展开几十米,船上的楼,即是抵御敌人攻击的矮墙。这艘在当时如航母般的大船,正出自安固横屿船屯。

  

  船屯带来发展

  西晋咸宁三年(277),灭吴。太康四年(283),析安固县南横屿船屯地,置始阳县,为平阳建县之始,不久改为横阳县。建县初,县治设仙口。古代中国历史地理专著《方舆纪要》称,“仙口山,在县东南二十五里。东枕大海,本名横屿,吴置船屯于此,一名阳屿,晋初因以名县”“亦曰神山,又称叶岙”。

  横屿船屯的设置,给仙口和飞云江南岸带来了空前的繁荣。庞大的造船业需要各种原材料,大量的人员集聚需要生活物资,因此带动了当地经济和商贸的发展。周边农田、山园得以开发(上世纪六、七十年代,仙口山上尚有数百亩农田、山园)。

  在以水运为主的东瓯地区,水上运输是当时的最佳选择。仙口至仙岩头街,是析县前安固县域内最重要繁忙的交通要道。陆路有通往西湾的东门山古道。出生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前的仙口人应该知道,现神山寺东边围墙(大坦西首下方)原来有一条堰坝,当时宽约七八米,长二三十米。小时候我就纳闷,这条明显人为的堰坝是干什么用的,现在想来,正是由于它的存在,海运船只的货物才得以在此装卸,发送各处,空旷的“大坦”,即是货物中转码头。

  

  沧海变桑田

  “沉落七洲洋,涨起万全洋。”唐宋年间,仙口叶岙已由沧海变为桑田,仙口堤塘已形成。

  东边烟台山岩头边建有一座永丰陡门,“依岩石建筑,颇易修理。外涂亦短,泄水较便,惟内河狭小,仅有仙口一带山水藉资蓄泄”。

  仙口村东门河道上的北宋时期小桥,桥板一边系“裴收并妻黄九娘阖家等为四恩三有舍”,另一边系“时元符三年六月二十有一日建”。元符为北宋哲宗、徽宗年号,元符三年即公元1100年。

  南宋绍兴十五年(1145),在地方官的主持下修筑沙塘陡门,又将各村落的埭连接成统一的海塘沙塘。乾道二年(1166)以后,沙塘与瑞安县内的横河埭连接,塘河水均自沙塘陡门排出,形成纵贯飞云江南岸沿海的海塘。古诗《北塘纪事》称:“相传淤涨积万全,冲流东北两深渊。东吴南山船屯地,西晋北水乃感潮。又:三十里横安相望,八千丈城濠两分。春雨东流出仙口,秋水北起入飞云。”记载了宋末元初万全垟和飞云渡的古貌以及当地船屯的历史。

  

  屡受倭寇侵扰

  此时,沙塘东南的仙口仍是一个海港,南宋初曾有日本船只停泊于此。宋李心传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一书记载:宋绍兴十五年(1145)十一月,有日本商人贩卖硫磺及布匹的船,被风飘来,停靠在仙口港。舟中有男女十九人,当时守臣梁汝嘉上报朝廷,奉诏措置发遣。可见在800多年前这里驻有能与中央联系的守臣。据此推断,仙口当时是个较大的港口。2014年11月12日,日本腾讯体育文化研究机构本榎涉教授一行五人根据史书上“宋绍兴(十五年)十一月,日本商船遇风漂泊至平阳仙口港。”的记载,寻踪到仙口,实现了时空交会,与历史对接。

  在明朝长达270多年的时间里,沿海一带屡受倭寇侵扰。他们不断侵犯东南沿海,使原来从未有过海患的中国开始进入经受陆海患并存的时代。而平阳地处浙闽边界,特别是仙口村靠近海边,是一个重要的海边港口,自然深受其害。为了防御倭寇,仙口较早建设城寨。民国《平阳县志》载,明洪武元年(1368),建仙口城,周围一百四十丈,高二丈一尺。并设有仙口巡检司。设烟台山、风门头烽火台二坐。《平阳县志·武卫志》记载:“嘉靖三十八年,设后营于上、下魁,中营于大、小濩,前营于仙口,及珠明营、炎亭营等冲要海口一带,每营有兵494名,隶温处参将。当年有近500人的一个营兵力驻扎在仙口,所以至今仙口还有个“营房基”的小地名。山上还有一块石头叫“落(la)倭岩”,据说是倭寇迷路被村民打死在这里。

  

  今之仙口

  乾隆三十七年(1772),由于派洞埒海堤处于平宋塘河和仙口山一带山水的交汇处,海堤经常出现漏洞。平阳知县汪增谦捐资,在七都麦园头(今仙口村东北)创建永安湫。民国38年(1949),仙口岩头陡门(丰安闸)建成。仙口岩头是西湾、宋埠一带的渔船码头。如今,永丰陡门、永安陡门早已不存在,只留下地名给我们念想。丰安闸上面部分遭破坏,只留下两边花岗岩桥墩、闸槽,诉说着仙口岩头的历史沧桑。烟台山原来伸入海中的岩头山体,如今已是平地。青山不再,商周遗址不再,绵延起伏的回头龙不再,明朝抗倭的烽火台遗址留在被开采的残破的小山顶,满目苍凉。仙口塘已成为塘内通往瑞安的道路。因仙口以东一带建设平阳滨海新区,堤塘外移。2004年,开始新一轮的海涂围垦工程,规划中的港口已是仙口往东2公里以外了。

  如今的仙口村,被列为浙江省历史文化村重点保护利用村落。仙口村的村后有神山禅寺,始建于唐朝乾符年间,明弘治《温州府志》载:“神山院,在仙口叶岙,唐乾符二年(8745)开山,久道者建院,后有石洞、葛仙丹灶、石棋盘尚存。”仙口村还有一条风门岭古道,面临东海,背向飞云江,长年海风嘶鸣,故得名。它作为仙口和外界联系的重要道路,是古时西湾通往平阳的主要通道,也是海鲜等货物入平阳的主要通道。相传三国西晋时期已建成,是平阳历史最为悠久的古道。古道上的石板形状各异,两旁种满枫树,沿路有助福亭、风门头宫、伏龙寺、龙王禅寺、樟木潭、明代烽火台等历史遗迹。

网络编辑:张超霞

仙口港的历史变迁